一說到冷淡 我就想到舒蔓

都要讓我這個阿兵哥親自打電話給她

也不知道她活的庸庸碌碌的開不開心

 

那我開心嗎 有人這樣問我

沒有開心 或不開心 現在腦袋空空的

我可以稱他叫平淡嗎?

 

我也一直等著睡覺一天過一天

但也一天一天的作著噩夢 

夢著以前的噩夢 我真的不懂

夢著不能夠放假 挺讓人失望

 

連學長都做噩夢用力踹了床架一腳

睡下鋪的我馬上坐起身以為學長要叫我起床

馬上坐好說是

接著脫褲子換衣服 可是一看 學長還在睡啊!!!!!

 

夜深人靜 要睡不睡也是很要命的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鄭大帥 的頭像
鄭大帥

RED GUY

鄭大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